orangepills

邀你时常入梦

时刻提醒自己不要做脑洞片段储存者,不想写论文就赶紧写文

无差:泷翼(含性转),开勋,荒连/博天,真遥


特别提醒自己,授权的春糖文已经拖了一年多,希望2018年结束之前可以写完完整的一篇

希望2019的自己翻到这一条的时候已经成为了脑洞搬运完整文写手


慌张



唱歌的人说:愿所有相逢,都正值年华


唱歌的人又说:在原地,守护你离开的平行宇宙



【你在清晨的梦中】


刘志宏把手指小幅度的伸出被子,试图测量温度决定要不要起床。

手心里被塞进未知物件,强撑着眯起眼睛看,是自己的耳机,有线的,放到耳朵边还能听到正在小声的播放着什么。

“要开窗帘吗?”他听到有人说。


昨天放学回家的时候,刘志宏还在和朋友在铺满积雪的人行道上打打闹闹,闹够了又把外套的拉链拉到最顶端。

窗帘拉开之后,阳光和拉开窗帘的人直直撞进刘志宏的眼睛里。


易烊千玺靠在桌前,看着刘志宏半天回不来神的样子,没忍住笑着叫他:“刘志宏”。

窗户只打开了一个小缝隙,冷风挤进来把刘志宏冷得打了个激灵。















【那是我一生/最美妙的瞬间】


千宏:从此海绵宝宝和派大星成为了好朋友/轻松熊/千玺你一定要赢/刘志宏喝了两杯




凯千:小凯你想千玺吗/想啊




那是十四岁以前的你,那是十四岁左右的你




你还是你,你也不是你




真正要写点什么的时候还真是的复杂到一言难尽


写了蛮多,但还是


算了吧

感冒的特权是撒娇[泷翼]

 · 泷泽秀明×今井翼


 · 写个短打给医生,久违顺带打tag


 · BGM:今晚月色真好


 · 正文和背景音乐没啥联系,基本就是打开音乐软件随机播放按照感觉写的


 · 日常向、崩坏向,整篇主旨只有一个:只有翼才会逗泷泽逗到害羞又给颗糖吃,俩小孩




 - - - - - -




今井翼把过长的头发撇到耳后的时候,低下头笑的时候,流着汗的样子,偶尔哭的时候。




泷泽秀明通过影像看着,他见过的没见过的,虚幻的真实的 — 


今井翼




哪一个才是他


哪一个都令人心动不已,着迷不已


哪一个都是他




“所以说”今井翼倚靠在书房的门口,随意的敲了敲敞开着的门。


泷泽秀明心中一紧,手上的动作显然没有今井翼亮晶晶的眼睛和话语快:“你是打算等药自己跑到你嘴里让感冒病毒自己拖着行李箱远离你身体?”




泷泽秀明瞪了他一眼,展现了自己特别成熟的一面,把有些凉了的感冒药灌了下去,把杯子拿去厨房清洗的时候顺带捂住今井翼想要脱口而出的哄孩子话语。




捂住嘴的掌心突然被舔了一下,真的是……




泷泽秀明缩手回来,时刻提醒自己还在生病中,不可以满脑子亲密接触废料思想,但是翼这个样子实在是把持不住,不可以泷泽秀明你清醒一点。




今井翼倒是一副了然的样子,抱臂在旁边看着泷泽秀明一个人的自我内心斗争,感冒到一定程度的泷泽有时候会意外的可爱,毕竟感冒的特权就是可以撒娇。




比如。




在厨房不知道为什么光是个背影就看着气鼓鼓的泷泽秀明,今井翼站在他后面提醒他再等个半小时吃其他药会好一点。


下一秒泷泽秀明一脸不可置信转过身:“为什么还要吃药。”


今井翼心想,好的来了,而面上还是和往常一样风淡云轻:“因为会好得快。”


“我不吃。”泷泽秀明气鼓鼓。


“要吃。”今井翼应他的时候还从装药的抽屉里找到了药,放在桌上。


“不吃。”泷泽秀明理直气壮。


“我知道了。”今井翼并没有把药收起来,停顿了几秒又露出标准恶魔笑:“毕竟你就是想我亲口喂你吃药。”




读条中,感冒限定泷泽秀明下线29%




晚饭照顾了生病的人胃口不太好煮了粥。


期间,泷泽秀明晃进厨房企图帮倒忙N次,被拒绝N+1次,但成功引起今井翼注意N+2次。




泷泽秀明在晚餐期间表现极其无赖,尤其在今井翼的晚餐明显多了一份配菜而自己没有的时候差点摔筷子。


今井翼没理他,轻飘飘丢了一句:“你要是再挑你就出去睡垃圾桶。”


泷泽秀明小声接话:“说得好像年轻的时候你自己不铺床我没帮你铺,你就没去睡过垃圾桶一样。”


但还是自觉闭了嘴,吃人嘴软拿人手短,恋人做饭还包容自己的坏脾气实在是太辛苦了,这么一想泷泽秀明又给自己的体贴默默+1




读条中,感冒限定泷泽秀明下线83%




粥没喝几口,今井翼还是没舍得只让泷泽秀明喝白粥,把自己面前的一小碟配菜倒了一大半进了泷泽秀明的碗里。


吃了一口的泷泽秀明形容:“翼我觉得这个配菜现在像是裹了层我看不见的薄膜。”


今井翼挑眉,尝不出味道。


把自己那份吃完,照例把碗丢进洗碗池,让泷泽秀明慢慢吃自己进了衣帽间找衣服。




泷泽秀明嘴里还有粥含糊不清:“翼你等一下要去哪里吗?”


大概没听到。


泷泽秀明认真吹了吹有些烫的粥,认真喝完后也把碗丢进洗碗池里,踱步到衣帽间。


看到今井翼已经整装待发,先夸了翼你今天真帅,再切入正题翼你是要去哪里吗。


今井翼指了指放在旁边的另一套衣服,“把衣服换了去医院。”




啊。泷泽秀明内心没忍住发出感叹,果然感冒加重了这件事瞒不过翼。




也没有刻意戴口罩之类的,普通人身份就是好,泷泽秀明感叹。


今井翼问他:“要给你带一袋橘子吗?”


而后又自我反驳:“就是随口问的。”顺手递了帽子示意他戴上。




两人并排走在路上,已经是初冬的天气,天色渐晚后路上的行人也逐渐少了很多。


泷泽秀明牵了一会儿今井翼的手又放开,又牵了一会儿才把出门前放在口袋里的手套拿出来仔细给今井翼戴上。


“你这样我突然想到刚出道那会儿你让我大半夜去KTV,你从涉谷接到我一直牵着我到KTV。”今井翼把手套分了一只给泷泽秀明。


泷泽秀明没沉住气牵住今井翼没戴手套的那只手:“其实我觉得两个男人之间没那么多矫情的,但是还是忍不住,总是能变回那个时候的自己。”


他们握住的手紧了紧。




泷泽秀明,拒绝今井翼今晚暗示亲吻N次


今井翼,今晚偷袭亲吻成功N+1次




今井翼陪着泷泽秀明在医院输液到半夜。


第二天泷泽秀明成功把感冒传染给今井翼。




读条中,感冒限定今井翼上线




 - - - 完 - - -



给阿七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写完,荒连写着写着就基本带了全员,就先把手机里的存个草稿吧

大概设定SSR比SR大一级,SR比R大一级……吧?

时间跨度大概是以高三为起点延伸到之后,本来想说写个学习向,看来还是高估了自己

专业的话大概是人类学,毕竟人类学不是人类可以学的


- - - - - -


高三的荒从来都是神一样的存在。


年级第一,体育全能,颜值在线,身材傲人,外冷内热。




“除了没对象,荒学长简直各方面都是完美到恐怖的存在。”同学从书包里翻出政治作业递给一目连。


一目连把作业接回来赶紧出声附和:“对对对,此人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见。你这么人美心善,荒学长一定会喜欢你的。”


同桌害羞的推了一目连转话题:“我不是很懂,你们男孩子看男孩子难道就不到人家长得帅不帅吗?就像你们看到好看的女孩子那样。”


一目连不乐意了,停下笔义正严辞的说:“是挺羡慕的,毕竟赶上了文理分科的最后一届。”




长得好看的人其实不缺对他好的人,因为对他好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大概就是传说中的缘分吧。”




夹娃娃机面前,一目连随手夹到了萌版的龙,“小概率事件。”他说着他龙递给荒:“给你吧,看你夹挺久的了,我家里有一只,没必要再要一只。”




“吃早餐吗?”


- - -


送给你

什么

尤克里里

……荒沉默而又复杂的收下了


怎么看怎么好笑


你送给我了你谈什么

弹吉他啊










……所以一目连你是故意的吗


- - -


红叶最早特别想掐死茨木这个熊孩子的


那段时间酒吞童子不知道发的什么疯,疯狂示爱,以至于后来自己某天好不容易抢到了某牌的姨妈色口红,稍微厚涂了一下,当天下午就在校园论坛里看到茨木童子忘了披马甲发的帖子

震惊!学妹竟然吃了死小孩不擦嘴


红叶回了一句,茨木童子今晚等着,今晚你就会知道谁是那个被我吃掉的死小孩


下面回帖一堆喜闻乐见,艾特酒吞童子和晴明那叫一个不亦乐乎


茨木从此学乖,看见红叶就绕道走,生怕不小心红叶就张嘴吃掉他,某次红叶逗他,直面朝着茨木童子走过去,茨木童子拉住旁边的鬼切躲在他身后,嘴里还不停念叨着:“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红叶放过他,然而接下来鬼切安慰着茨木童子:“茨木没事啦,红叶走了,不怕。”这一幕被恰好经过的源赖光老师撞见,茨木童子,刚出虎口,又入狼窝。


- - -


“高天原上有一对荒连,端坐群山之巅,他们说那一目连,荒有他就得到了永远,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我是自由行走的荒。”

大天狗冷冷的看着在KTV包厢五光十色的灯光下唱到忘情的荒,恨不得化身为西游记前奏的丢丢丢,丢出一把锤子把身边听得如痴如醉的一目连敲清醒。


一切都源于上公共课的时候太无聊才会想去逛万恶的校园论坛,大天狗闲着无聊逛了一圈论坛发现了一个帖子,赶紧把身边睡觉睡到不省人事的源博雅给推醒,不推不要紧,源博雅人还没清醒睁开眼看到大天狗也不管场合,身体已经惯性凑过去亲了大天狗一口,坐在后排的酒吞童子极其恶寒的咂舌,“啧,妈的死给。”


大天狗冒着热气转脸风淡云轻把帖子名字念了出来:“求助,整天跟在我屁股后面叫我挚友的大妖怪和砍他手的小妖怪最近似乎玩得好了怎么办。

旁边正在玩着手机游戏的茨木童子分心加入话题:“有意思,谁也有个挚友啊,靠靠靠,你们谁帮我把鬼切的手机给抢了,他这星期都砍我好几次了。”

“茨木你最近跟鬼切玩的很好嘛,是吧酒 吞 童 子?”

“呵呵呵呵呵呵”酒吞童子把手里的手机倒扣在桌上,“你也不看看那楼都被歪成什么样了。”


前排的荒川之主一脸淡漠玩游戏吗,单机养金鱼,可好玩了。


大天狗没理他们,又接着看帖,有人回复:“你掉马了,要什么挚友,加入我们荒的一米九后援团吧,保证让你长高拥有大长腿。”

大天狗接着往下翻回复,想都不用想肯定是他室友一目连发的,荒的头号迷弟一天天的跟个熊孩子一样见谁都强行往人家嘴里安利一口荒,能长高就有鬼了。

这么想着的大天狗默默的把界面移回一目连的回复,点开私信,发送了一条 —

加入后援会有什么硬性条件吗


啧,为什么这么迁就他

因为是我家的

什么?

我和一目连在一起了

什么时候的事,就是那段时间


大天使生日存片段


1.会在第一时间去寻找七濑遥和他对视,会在第一时间伸出手

是这么多年形成了惯性了吗




“嗯”橘真琴有些变调的应了一声,但表情还是和往常一样笑着。




有真琴在身边,会很安心


2.七濑遥是只仓鼠,准确的说,是一只橘真琴仓鼠


囤起来,藏起来


橘真琴隐性占有欲


橘真琴是他的




独属于他一个人的




他们在暗巷里接吻




和你一起放过的烟火,紧贴着的缱绻感


说不出口的除了在升中学时,别扭着说扣子太紧而让你帮我的小秘密,还有就是


我也喜欢你


3.橘真琴手里拿着箱子走在路上


教学楼的灯透过斑驳的树影透了出来,稀稀疏疏的,看得不太真切




好像开始下雨了




橘真琴呼出白色的雾气让他恍惚想到,上大学后第一次学抽烟




烟雾缭绕的背后,偶尔会恍神以后七濑遥就在那团雾气背后


那个虚幻的七濑遥皱着眉对他说:“真琴。”


他没说完的话橘真琴知道


“你为什么要抽烟。”




中学时代早就悟出来的道理,橘真琴最喜欢的是七濑遥和游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