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angepills

邀你时常入梦

咖啡与茶[泷翼/AU]

咖啡与茶

 

 · 泷泽秀明×今井翼

 · little traveler   —   rairu 

 

 

———

 

最近今井翼听得最多的话是 —

“我觉得你跟T台的泷泽秀明越来越像了。”

为止他还专门对着镜子看了好久以至于隔壁的生田斗真都忍不住敲了敲他的桌子,“翼前辈,现在是上班时间,老板看到了不太好。”

 

今井翼把镜子还给隔壁的女同事,突然想起上学那会儿老师上课时说的一句话:“他以委婉含蓄的方式存在他的生活里,他们在潜移默化对方。”

 

一直愣神到下班的时候,生田斗真敲了今井翼的桌子提醒他下班时间到了。

今井翼检查了该带回去的东西,把椅子推了进去后下班回家。

 

下班时间电梯里的人有些拥挤,今井翼拿不出手机打字。

握着手机朝公交站方向走去,手机里的字删删减减还是没能发出去,无非就是那几个字。

晚高峰到来,今井翼好不容易挤上公交车,手握着扶杆发呆,有些幸运的是,还没站几分钟旁边位置的人要下车了,等那人下车今井翼坐在位置上从包里拿出耳机戴上。

想起之前和泷泽秀明坐同一辆公交车的时候,他说:“以前的愿望是买跑车,现在我只希望能够在公交车上有一个座位让我安静听首歌。”

 

手机里打的文字还没发送出去,广播开始报站,今井翼起身,对着拥挤的人潮说不好意思,借过我这一站下车。

周边的人给他让出了一点点位置下车。

 

对面站台恰好也有一辆公交车到站,下车和上车的人挤作一团。

有人从天桥上走过来,今井翼站在原地。

泷泽秀明手提着今井翼今天在午休时闲聊提到的某家店的盒子,看到今井翼后步伐又加快了一些走到他面前:“久等了,回家吧。”

今井翼点点头往前跨一步和泷泽秀明并肩走回家。

 

“我今天想给你发的消息到现在都没发出去。”今井翼眼神不停往盒子瞟。

泷泽秀明假装没看到把盒子换了只手提着,让今井翼走里侧,“专心走路,想给我发什么?”

“泷泽,他们说我跟你很像。”今井翼又把注意力转移到数路边的行道树和路灯上。

“是吗?”泷泽秀明没停下脚步转头看今井翼,“大概是一直住在一起久了。”又像是想到什么,不着边际的说:“昨晚有个听众点了首曹方的最小的海,里面有句歌词是无边无际,就我和你,一起醒来,一起睡去。”又凑到今井翼耳边故意压低声音说:“科学研究表明,接吻的时候交换彼此的唾液是会越长越像的。”

今井翼稳步走着隔了几分钟才开口:“泷泽,明天在节目上你给我老实点。”

 

不说还好,一说泷泽秀明开始眼神发亮,今井翼急忙制止他内心的想法:“太明显的情侣装拒绝,太招摇的成对饰品也不可以。”

泷泽秀明急忙阅读理解抠字眼:“好的好的,拒绝太明显拒绝太招摇。”

 

今井翼心想是不是太严格了,正准备等回家补偿一下泷泽秀明。

谁知道开门进家,泷泽秀明直奔衣帽间开始选,一边挑还一边大声询问今井翼:“我记得我们有好多暗戳戳的服饰,翼快过来帮我找一下。”

 

和泷泽秀明在衣帽间挑选了大半天两人才回到厨房,今井翼把泷泽秀明买的外卖热了一下,泷泽秀明心情大好连带着把饭后的水果洗得快掉了一层皮。

 

饭桌上,今井翼向泷泽秀明确认明天录制节目的流程。

“大概就是一档网络实时直播,和网友有互动的节目,邀请的是当下比较火的电台主播,就是你和我。”

“为什么只邀请我们俩?”今井翼有些不解。

泷泽秀明把手机锁屏倒扣在桌上,又夹了一筷子菜在今井翼碗里:“因为只有你所在的I台和我所在的T台在节目播出的时候也同时开启了视频同步直播。”

今井翼了然:“果然这是个看脸的时代。”

 




十几二十岁大概真的是有些不一样的,说不上来,但有些细微的差别。

比如今井翼。虽然说都是男孩子,但是十几岁的黏在一起和二十几岁的黏在一起是不一样的。

连接收暗示,二十几岁都比十几岁延迟了一些。

泷泽秀明这样想。

 

今井翼看他赖床的样子没忍住笑出声来,明明已经工作了几年,但某些方面还真的是和少年时候一模一样。

昨晚录完节目回到家,躺床上的时候突然来了兴致两人还说话到大半夜,迷迷糊糊听到泷泽秀明说,要是自己长到了三十岁一定要成为一个有担当的大人。就一晚上的功夫这个大人就开始赖床。

 

今井翼让泷泽秀明赶紧起床,都快到上班时间了还和上学那会儿一样,不到最后一刻绝不起床。

昨天录节目的时候泷泽秀明拐弯抹角说想要在平淡生活里加一些蜂蜜,得了吧,今井翼笑着想,这都几岁了还不能理解平平淡淡才是真的含义吗。

 

“泷泽”今井翼收拾好在玄关处穿鞋。

“嗯?”听声音泷泽秀明像是在衣帽间。

“我时间快赶不及了,你等一下记得折被子。”今井翼准备出门。

“我送你去公司。”泷泽秀明加快了穿衣进程,急忙走出来。

“斗真说他快到楼下了,顺带载我一起。”今井翼帮他把搭配好的鞋子拿出来。

一抬头就看到泷泽秀明不说话,跟个小孩儿一样撅着嘴随时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今井翼安慰的话还没说出口,泷泽秀明走了过来,特别委屈的说:“我不开心,要亲亲才会好。”

 

今井翼在玄关站定挥手让泷泽秀明过去,拉着泷泽秀明的睡衣领口就是一个牙印,又亲了一下,最后才和泷泽秀明吻别。

这才算是让泷泽秀明心情稍微好了点。

 

“记得把被子折好再出门。”今井翼关门去上班。

泷泽秀明叹口气往房间走去。

 

今井翼刚从电梯出来就接到了泷泽秀明的电话:“翼,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今天是我依然很爱你的日子。”今井翼走出大堂朝开车过来的生田斗真挥手示意。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泷泽秀明体验了一把今井翼常说的 — “泷泽打直球真的率真得可爱,让人招架不住的喜欢。”搓了搓发烫的脸,泷泽秀明把脸埋在今井翼放在床上的花束。

“昨天录节目的时候拜托工作人员买的,我挑了蛮久,你喜欢吗?”今井翼坐上车系安全带。

“不按常理给惊喜还真的是翼的风格。”泷泽秀明比起出门前不知道愉悦了多少倍。

“你昨天那个什么想给平淡生活加蜂蜜的暗示太明显了,赶紧去上班了,都几点了还不出门。”今井翼把车上的电台调到泷泽秀明所在电台的频道,恰好是泷泽秀明录制的新片花。

耳朵边也传来泷泽秀明的认真告白:“翼,我爱你。”

生田斗真没说话,一脸被酸到,决定下次还是等泷泽秀明自己送今井翼上班才好,顺路真的是一场自我伤害修行。

 

今井翼把电台声音调大,带着笑意回复他的恋人,“我也爱你,泷泽。”

 

- - - 完 - - -



这篇本来定的是双电台主播AU,灵感和标题源自于和主播姐姐的对话。

本来侧重点是要放在两个人主持节目还有文里提到的两个人一起参加节目,那也是之前想要写了在周年的时候发出来,以后写了单独发出来或者补全吧。

咖啡与茶的意思是两个人带给大家的感觉不一样,可以说是主持风格,也可以说是日常风格,但却是不可或缺的,是提神时候的不二选择,是让人安心的存在。

 

感冒[荒连/AU]

感冒

 

 · 给阿七,全篇脉络基本是按照阿七推荐的音乐想出来的,有情节参照最近现实发生过觉得苏的事就写进来了,私货带了博天

 

 · 双龙组(网易阴阳师:荒×一目连)

 · 极有可能重度崩坏

 

 

 

———

 

最先发现一目连感冒的是同寝室的大天狗。

 

催了好几遍也没见一目连有起床的意向,大天狗正觉得奇怪就听见一目连有些瓮声瓮气的问他:“今天谁的课?”

“公共课。”大天狗往包里塞了没来得及吃的面包,想了想又把桌上的牛奶也扔进书包里。接着把饮水机的开关打开又开始翻箱倒柜。

一目连被灯光刺得往被子里躲,隔着被子又听见大天狗不知道在念些什么,他没太多力气又闷在被子里脑子晕晕乎乎的。

大天狗懒得脱鞋直接站在一目连的凳子上,把一目连的被子掀了三分之一:“醒醒,你是现在吃药还是等一下自己下来吃?”

一目连想了想突然清醒过来:“大天狗你是不是没脱鞋踩了我的凳子。”

大天狗没理他,“看来还是有力气自己下来吃药的。”说完就跳下来背上书包准备出门。

 

“大天狗你弄好了吗?”源博雅敲了门在门口等着。

“马上。”大天狗开门关了灯,门快带上的时候又冲一目连的床位喊了一声:“一目等下吃什么发我手机上我给你带回来。”

关上门就只能隐约听见源博雅问大天狗,一目连怎么突然回寝室住了,要不要打电话之类的。

一目连翻了个身接着睡。

 

做梦做得断断续续,鼻塞得厉害,一目连叹口气起床,一步一小心的下床,桌上大天狗早上倒的水有些凉了。

看了眼桌上摆满的各种感冒药还有急救箱,一目连又拆了一次性口罩给戴上,这种铺张浪费的做风想来除了源氏那位大少爷也没几位了。

一目连靠着楼梯站,瞥了一眼墙上打印下来的课程表,没戴眼镜有些看不清,慢悠悠的走过去,还没走到就听到有人敲门。

 

一开门就看到荒手上提着东西,身上透露出风尘仆仆的感觉,可能还夹杂着满身风沙,一目连想了想不行这是对洁癖的考验,赶紧把门关上。

站在门外的荒眼疾手快,早早就穿上的马丁靴抵在门缝中间。

一目连翻了个白眼,心想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怕冷身材好穿什么都不挑。还是把关门的力度减轻了不少。

“我给你买了粥。”荒终于开口,带了点早秋的寒意。

一目连有些动摇,荒又接着说:“还有你喜欢那家的……”

话还没说完,一目连把门开得特别大,戴着口罩只能看见一双漂亮的眼睛笑得乖巧:“大爷您里边请。”

 

荒进门,把粥放在一目连的桌子上,又转身去关门。

转过身看到一目连把粥搬到大天狗的桌上,慢吞吞的把杯子里的水倒了等着饮水机的指示灯从红变绿。

“怎么不坐在自己位置上吃?”荒说着就把一目连的凳子抬了过去坐下。

一目连到嘴边的话又给吞了进去,挺好,省得他还要重新擦一遍凳子。

“你怎么来了?”一目连问他。

荒把装着粥的盖子打开:“博雅打电话给我说你在寝室,还感冒了。”

指示灯跳到保温,一目连接水,差点忘了源博雅是荒的直系学弟这回事。

“喝水吗?”一目连摘了口罩喝水,口齿不清的边走边问,压根就不准备给荒倒水。

荒也不在意,把勺子递给一目连,接过一目连的杯子就着喝了一口。

 

一目连装没看到,眼观鼻鼻观心面上很是清明,耳尖倒是红得发烫。

轻咳了一声,迟迟没有开始喝粥,又准备去换衣服。

荒按住他,一眼看穿他在想什么,把风衣脱了下来披在一目连身上:“穿上先喝粥。”

一目连镇定自若,把风衣穿好,纽扣扣到最上面一颗,生怕喝的粥会洒到自己身上,又镇定的喝了几口粥,脸上绯红一片:“你别老盯着我看,你导师都不带你出去调研的吗。”

荒也不拆穿他的没话找话,跟哄小孩儿似的,“先吃东西,我还买了其他的,你昨晚喝了酒今天就别吃药了。”

“谁喝酒了?”一目连下意识反驳。

荒把另一袋吃的拆开,又问:“昨晚怎么不回家。”

“荒大少爷,我一穷学生勤工俭学,不能光顾着没课的时候出去兼职赚生活费,还是要回来上课拿奖学金的。”一目连顿了顿又小声说:“再说了,那是我家吗,要不是出去兼职回来得晚宿管阿姨不让进,我才不会……”

一目连话没说完,就被荒抬起下巴强行对视,一目连移开视线,想接着说。

荒凑到他面前,“一目连,说谎的孩子没糖吃。”

靠得太近一目连被荒的气息包裹着,皱眉问荒:“你抽了多少烟?”

荒没说话,又凑近了些,把抬着一目连下巴的手改成抚摸着一目连的侧脸,轻轻吻了他。

 

一目连想要去投诉昨晚喝的酒的生产厂家,怎么能隔了一晚上才会酒劲上头。

 

“昨晚你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我和导师还有几个同学在一起吃晚饭所以让你有事晚点说。”荒看着有些呆掉的一目连,忍不住笑起来。

又把手伸到一目连的眼前,“醒醒?”

“谁知道你隔了几个小时之后再打电话给我,就自己醉得不行,我就赶紧先回来,大天狗昨晚打电话给我说你在宿舍,我就在家等你回来。结果早上博雅又打电话来说你感冒了,我就赶紧过来了。”

荒看着面前还是有些呆滞的一目连,又凑上去亲了一下。

一目连赶紧捂住嘴,“会传染的。”

“所以能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吗?”荒把一目连捂着嘴的手牵下来扣住。

 

一目连的脸烧红得厉害:“昨天是补课那里带小朋友去秋游的日子。”

顿了一下想要喝水发现手被扣着,一目连移开视线,轻咳了一声,荒把水杯递给他。

“我们到了海边,我想着你之前说对海边有特殊的情结,就想给你打电话。”

大概是海边的风吹得自己有些不清醒,一目连心想,又接着说:“你说在忙,我就打算把小朋友带回去就回家等你调研回来再说的。但是小朋友临走的时候一个接一个的抱了我,我觉得有点难受,就买了酒去海边喝。后来我就不记得有没有再打电话给你,不想回家我就自己回寝室了。”

荒短暂的脑内斗争了一下决定不逗他,“你昨晚打给我,你不记得的话那我就把我想说的话告诉你。”

 

“其实我以为你知道,带你回家住的含义不是什么怕你回去晚宿管不让进,是想和你住在一起,准确的说,是想和你在一起。”

荒像是知道一目连会问什么,制止了一目连想要说些什么的动作接着说。

“你大概会想问为什么会喜欢你,喜欢你一定要有理由吗,那我想想,大概是你没戴眼镜走错教室问我可不可以坐我旁边上课的时候,大概是不忍心你总是照顾到每个人的情绪,大概是去接你下班你和孩子们笑起来的样子特别好看。不过最重要的是,你是一目连。”

 

一目连单手捂住自己的眼睛,有些消化不过来。

这算什么,昨晚他在海边还以为自己是个普通得再普通不过的单相思失恋男孩子,现在自己喜欢的人对自己告白,他该不会是喝了酒加上感冒导致意识不清醒了吧。

一目连小心翼翼的把手放下,看见荒在认真看着他,又鼓足了勇气:“为了防止这是假的,我能和你打一架吗?”

荒笑得一脸邪气,“行啊,上次我听博雅说他们玩那个占卜说咱俩上辈子都是神明还是挺厉害的大妖怪之类的,等你感冒好了我和你玩一次妖精打架。”

 

一目连万万没有想到,荒是个恶趣味的恋人。

比如,他会给自己听录音,一些特别羞耻的电话录音。

 

“荒,我告诉你我一目连可厉害了,嗝……

“风啊!尽情的吹向我吧!我是无所不能的风神!咳咳咳……荒,那个风往我嘴里跑

“大海啊,全是水;荒啊,全是腿

“荒我告诉你$¥&%

“荒你到底喜不喜欢我啊,我可喜欢你了,我不戴眼镜都可以一下子在人群里找到你的那种喜欢。”

 

“我也喜欢你。”

 

- - - 完 - - -

2017.12.22
泷翼第一次给我灵感,就是伴随着走马一起来的
之前立过flag,要是这次音乐节唱了的话不管自我否定和拖延症再怎么严重也要把最初的灵感写下来

2018.09.02
还愿,开始动手写

礼物[泷翼泷/AU]

CP:泷泽秀明✖今井翼

设定:介于第三夜校园文和第六夜双总裁设定之间

背景音乐:樱花草 —— Sweety

写在前面:背景音乐和文里某个片段都源于我自己的梦境

 

 

--- 番外 ---

 

今井翼在回国前曾经做过一个梦。

梦到高考前的自己,喜欢着泷泽秀明不敢说出口。

 

某个暑假两人向家里要了钥匙在海边度过的别墅,有不认识的同龄人来做客,客套的说着两人真是优秀,清楚了来意之后,今井翼领着他们到书房把泷泽秀明的笔记拿出来,那些人一边抄写一边夸赞。

出门散步的泷泽秀明就是在这个时候回来的,看着这副景象也没有生气。

今井翼没来由的有些委屈的抖:“他们在看你的笔记。”

泷泽秀明面无表情的说了哦,之后坐到那群人对面。

今井翼没忍住走过去坐在泷泽秀明身边,伸手从侧面抱住泷泽秀明。泷泽秀明抱起来很单薄很瘦,身上是他常穿白色的T恤。

今井翼叫他:“泷泽。”

泷泽秀明整理着对面的人归还过来的笔记,柔声回答他:“嗯?”

今井翼突然埋头收了手臂抱紧泷泽秀明,“对不起。”

大概是拥抱得有些疼,泷泽秀明抿嘴察觉到今井翼的不对劲,气氛变得很压抑。

从来没有在人前哭过的今井翼拼命忍住眼泪,深呼吸起伏有些大,最终还是控制不住崩溃着哭出来,泷泽秀明跟着难受,看起来也快哭出来。

这份喜欢你的心情,也快要跟着控制不住了怎么办。

 

今井翼睁开眼,平缓呼吸,梦里那份压抑的心情延续到了现实中。

他打开床头灯,下床去喝水,瞥了一眼墙上的时钟,这个时候打电话回国,大概是不妥的。

把水杯放回原位今井翼随意找了件衣服穿上,想了想还是从衣柜里拿了件厚外套穿上,拿了手机钥匙和钱包出门。

 

凌晨的街道只剩下几盏路灯还在尽职尽责的发光,走出家门的今井翼被初春的凉意弄得有些清醒。

周围大多也是独立的房屋,今井翼干脆坐在门口,想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却摸到上次买来还剩下大半包的烟,拿出来一看还有放在烟盒里的打火机。

点燃一支烟吸了一口,吐出来的烟雾有些挡住视线,有车从家门口极速而过,等今井翼回过神来连红色的车尾灯也看不到了。

 

手机被捏在手里,屏幕被反复打开关闭了几次后,今井翼解锁点了拨号界面,一串数字输入之后却迟迟不肯按下通话键。

梦境延续的压抑感再次袭来,还没高考就匆匆出国,留在泷泽秀明家的那个暴雨夜,两人手背相贴。他怎么会不知道泷泽秀明的心情,和自己一样,心脏快要炸裂掉,喜欢对方的话语快要瞒不住说出口。

 

手机屏幕里从数字变成了文字,今井翼盯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是对面打来了电话,按下接通后立刻放在耳边。

对面的声音在有些嘈杂的环境下听起来有些兴奋:“翼,我还以为你睡着了这么久才接电话,我打扰到你睡觉了吗?”

今井翼没说话,又把手机放在眼前确认了屏幕写着的“泷泽”二字又把手机放回耳边:“突然醒了。”

“身体不舒服?还是做噩梦了?”泷泽秀明变得焦急起来。

今井翼摇头,发现对方看不到,“都不是,你在外面?”

泷泽秀明放下心,生怕自己的心思被拆穿,“今天高中同学会,大家还在问你是不是出国搞科研了,这么久都不回来。”

“是吗。”今井翼又抽了口烟,仰头却看不到星星,只有云层和灰蒙蒙的暗夜。

 

同学会吗?那些酒杯交错之间,酒过数巡彼此之间才开始打开心扉回忆以前说着如果当时怎样会有多好。

他不太能想象,如果对方是泷泽,作为世交还是其他,以后只能在同学会上趁着酒劲说着不知真假的胡话,怀念青春说要是当时再勇敢一点该有多好。

 

“翼?睡着了吗?”泷泽秀明的声音又柔下去了几度。

“没。”今井翼把烟头按在地上熄灭,单手有些困难的从烟盒里抖出一根烟叼在嘴里点燃。“泷泽你早上八点去哪里参加的同学会?”

 

今井翼坐在飞机上想起去年自己的生日,泷泽秀明因为公司的事焦头烂额不能出国和他一起庆祝。

那个时候是国内的凌晨两点多,今井翼慢悠悠的走在街上和泷泽秀明打着电话:“没事,我明年回国你就能给我补过生日了,你准备今晚就在公司加班?”

电话那头的泷泽秀明伸出手看时间,“嗯,今晚就在公司睡,你吃早餐了没有?”

“公司发了几个项目过来,我刚处理完一个现在准备去,欸?”今井翼停了下来,不止一个陌生人往他手上递东西,有花有包装好的礼物有气球,还有小朋友拉了他的衣角,今井翼俯下身方便小朋友踮着脚给他戴上棒球帽。

泷泽秀明看着秒针指向12,今井翼所在地区时间,上午10:17分,他说:“翼,生日快乐。”

无论再怎么忙,也会互相给对方过生日,祝自己生日快乐联系了多少人花费了多少心思,今井翼统统知道。

 

挂了电话的今井翼把地上的烟头捡起来丢在房内的垃圾桶里,虽然和泷泽秀明说过是这段时间回国但是这么早就开始准备还真是典型的泷泽风格。

看来自己也要在某个出其不意的时间回国才行,要不然不给对方一个惊喜也浪费了泷泽秀明早早就准备的用意。

今井翼收拾得有些仓促,明明不想这么赶时间的,收着收着今井翼觉得还是要再来一趟,最好让泷泽秀明一起来才能把这么大一个房子的东西都收拾好。

 

泷泽秀明在公司楼下接到今井翼电话的时候还是有些惊讶的,这个点今井翼应该处理完公司的事在外面打工。

“泷泽,我发了工资。”今井翼的声音听起来没有平常大。

“恭喜你,这是第几个月的工资?你听起来好像有点累。”

“没有多久,但是终于攒够了。”今井翼声音听起来似乎在运动。

“翼你是在跑步吗?你攒够了什么?”

 

一张机票出现在泷泽秀明眼前。

“攒够了你的生日礼物回国的机票钱。”

泷泽秀明被震在原地。

是活蹦乱跳的今井翼,太鲜活了。国外的仿生技术已经这么发达了吗。

还是昨天早上才打的电话,打完电话就直接坐飞机回来了吗。

 

“泷泽,生日快乐。”今井翼把机票塞在泷泽秀明手里:“送给你。”

今井翼的眼神特别真诚,泷泽秀明把手里的机票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这真的是我的礼物吗?”

在他身边的今井翼率先迈出了一步,“以后也一直并肩走下去。”

泷泽秀明也跟着跨出去和今井翼走在一起:“好。”

 

 

今井翼窝在沙发上玩着消消乐,对着手机划来划去无数次后发出哀嚎:“泷泽你好了没有?我这关过不去。”

“给你炒饭呢。”泷泽秀明在厨房探出头来回答,转身又拿出随时都能把厨房给炸了的气势。

 

“泷泽我想吃烧烤。”

“不可以。”

 

“泷泽我想喝酒。”

“那你想吧。”


“是谁生日前一天就打电话给我,暗示我说什么同学会的同学说我不回国。”

“那是因为我想在你时区的新一天就能听到彼此的声音。”

 

“泷泽你是不是看了什么粉红的泡泡的少女漫。”

“翼你是不是把国外那套冷幽默带了回来。”


“你是不是想把我气回去。”

“你是不是想让寿星生气。”

 

今井翼抬起泷泽秀明的手看时间。

“现在已经不是了。”

泷泽秀明气得跺脚,“今井翼!”

 

果然逗泷泽秀明最好玩了。

 

 

 

--- 完 ---